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汤光辉

海内外同胞,同心协力,为将中国早日建设成世界之强而不懈努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侨居海外二十余年:迢迢万里,遥寄衷情。希望在此通过文笔,与朋友们友好交流,更期盼海内外同胞们,同心协力,为将中国早日建设成世界强国而不懈努力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  

2013-02-07 03:24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几乎每一辆都是“塞”爆了的,那种超载真叫人见了捏了一把汗,而他们看见我在拍照反而笑逐颜开,乐不可支。在这里,这样的超员超载,早已经是司空见惯,见怪不怪了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驶过公共汽车,没有一辆是关上车门的。只要车速慢下来,乘客可以随时上下。即使到了站,公共汽车经常只是放慢了行驶速度,乘客往往是在公共汽车的滑行中上下车,乘客们都练就了跳下车后顺着惯性朝前跑几步的功夫。没有这种功夫的外国乘客,往往会在下车时摔交。倘若在中国,公共汽车司机在行驶中不关门,早就下岗了。可是,这已经成了印度的“惯例”,甚至在首都新德里也是如此!我拍到好多辆在行驶中不关门的公共汽车的照片。 印度的公共汽车后上前下,售票员坐在后门的靠左边,乘客从后门上车,先买票,然后向前移动,到站时从前门下车。 最使我惊讶的是,好几次我遭遇迎面驶来的长途公共汽车顶上,坐着好多乘客!在经过一个小镇时,我见到好多位乘客正沿着一辆长途公共汽车后面的铁扶梯往上攀爬,以爬上车顶。据说印度火车车顶上可以载人,可惜我未能拍到那样惊人的画面。 在经过小镇的时候,行人乱穿公路,牛在公路上大摇大摆,“目中无车”,司机对着牛猛摁喇叭,照样“置若罔闻”!骡车、驴车、马车、牛车、骆驼车、人力车、三轮车以及羊群,同样在公路上“自由行”,横冲直撞,热闹非凡。 在从占西到克久拉霍的4个多小时的车程之中,我没有看见一位交通警察。印度的公路交通的混乱,世所罕见。 从占西到克久拉霍是“邦级公路”,并非高速公路,可是在进入克久拉霍时,司机下车去交钱。我问司机交什么钱?他说,从一个城市进入另一个城市,按照印度的规矩要交钱,这钱类似于中国往日的“买路钱”。我问交多少?他说200卢比,远比高速公路上的收费高! 公路交通的混乱,使印度“夺得”一个世界第一,成

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春节将至,眼下处于春运大忙时刻,我不由得记起2011年在印度所见到的混乱的交通。 我在到达印度占西之后,一位中年司机在火车站迎接我,他驾驶的是一辆日本丰田轿车。我乘坐这辆轿车前往克久拉霍。 这段公路并非高速公路,也就是所谓的“邦级公路”,路面窄而不平。由于路况差,相当颠簸,幸亏那辆日本丰田轿车座位高而宽敞。这位中年司机是占西本地人,对这里非常熟悉。他言语不多,驾驶认真。由于“邦级公路”远比“国家公路”差,所以车速不高,行驶了4个多小时,才到达克久拉霍。 不过,这次沿途不时通过一个个小村镇,车窗外的景象如同一幅长长的展现印度底层生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沿途我常看见印度妇女在一上一下用手扳动抽水唧筒的铁把手,汲上来的地下水,哗哗地流进塑料桶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,飞驶而过的通常是摩托车,车速往往高于轿车。摩托车东拐西弯,有空就钻。印度的摩托车,以“HERO HONDA”最多。摩托车往往是“全家车”,前面的驾驶者是丈夫,后座上的“乘客”是妻子,中间“夹”着2个以至3个孩子。也有的摩托车是“情侣车”,只夫妻两人。这时后座上的“乘客”往往披着一条长长的色彩非常艳丽的丝巾,从头披到脚。丝巾或者大红,或者大绿,或者鲜黄,或者艳蓝,有的夹了金丝,在阳光下非常夺目,成为风沙弥漫的“邦级公路”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 除了摩托车之外,三轮的“蹦蹦车”是“邦级公路”上主要的交通工具。不过这里的“蹦蹦车”跟新德里相比,有一不同。新德里的“蹦蹦车”毕竟要照顾首都的面子,充其量坐两、三个人,这里的“蹦蹦车”竟然像杂技表演似的“塞”进十来个人!在“蹦蹦车”的车尾,特地焊上一条结实的铁条,那上面往往站着三、四个人。我沿途所见的“蹦蹦车”, 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

为公路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。据统计,在印度每6分半钟公路上就有一个人因车祸死亡,而死亡者中以行人居多。印度全年的车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8万人。2008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飚升至11.8万人,被称为“公路死亡之国”。 眼见为实,我就亲眼两次看见印度的交通事故: 一次是从新德里前往斋浦尔,车速慢了下来,甚至发生堵车。当轿车从一辆四轮朝天的大卡车旁边缓缓驶过时,我明白发生了交通事故; 另一次是从占西到克久拉霍,公路之侧一辆漂亮的旅游大巴侧翻着,车窗玻璃碎了一地…… 印度交通事故频发,还在于司机驾车速度过快。我的亲身经历: 在瓦格纳西,我想出去买瓶矿泉水。马路上各种车辆飞奔,交通相当混乱。我“识相”地尽量靠边。在转弯角,车特别的多,我几乎是贴着墙壁走。这时一辆轿车飞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几乎擦到我的身体。我大喊了一声。那辆轿车根本不予理会。这时我身后的一位老人笑道:“India!”意思是说,这就是印度! 正因为这样,在印度的街头,我总是格外的小心。

 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
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几乎每一辆都是“塞”爆了的,那种超载真叫人见了捏了一把汗,而他们看见我在拍照反而笑逐颜开,乐不可支。在这里,这样的超员超载,早已经是司空见惯,见怪不怪了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驶过公共汽车,没有一辆是关上车门的。只要车速慢下来,乘客可以随时上下。即使到了站,公共汽车经常只是放慢了行驶速度,乘客往往是在公共汽车的滑行中上下车,乘客们都练就了跳下车后顺着惯性朝前跑几步的功夫。没有这种功夫的外国乘客,往往会在下车时摔交。倘若在中国,公共汽车司机在行驶中不关门,早就下岗了。可是,这已经成了印度的“惯例”,甚至在首都新德里也是如此!我拍到好多辆在行驶中不关门的公共汽车的照片。 印度的公共汽车后上前下,售票员坐在后门的靠左边,乘客从后门上车,先买票,然后向前移动,到站时从前门下车。 最使我惊讶的是,好几次我遭遇迎面驶来的长途公共汽车顶上,坐着好多乘客!在经过一个小镇时,我见到好多位乘客正沿着一辆长途公共汽车后面的铁扶梯往上攀爬,以爬上车顶。据说印度火车车顶上可以载人,可惜我未能拍到那样惊人的画面。 在经过小镇的时候,行人乱穿公路,牛在公路上大摇大摆,“目中无车”,司机对着牛猛摁喇叭,照样“置若罔闻”!骡车、驴车、马车、牛车、骆驼车、人力车、三轮车以及羊群,同样在公路上“自由行”,横冲直撞,热闹非凡。 在从占西到克久拉霍的4个多小时的车程之中,我没有看见一位交通警察。印度的公路交通的混乱,世所罕见。 从占西到克久拉霍是“邦级公路”,并非高速公路,可是在进入克久拉霍时,司机下车去交钱。我问司机交什么钱?他说,从一个城市进入另一个城市,按照印度的规矩要交钱,这钱类似于中国往日的“买路钱”。我问交多少?他说200卢比,远比高速公路上的收费高! 公路交通的混乱,使印度“夺得”一个世界第一,成
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为公路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。据统计,在印度每6分半钟公路上就有一个人因车祸死亡,而死亡者中以行人居多。印度全年的车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8万人。2008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飚升至11.8万人,被称为“公路死亡之国”。 眼见为实,我就亲眼两次看见印度的交通事故: 一次是从新德里前往斋浦尔,车速慢了下来,甚至发生堵车。当轿车从一辆四轮朝天的大卡车旁边缓缓驶过时,我明白发生了交通事故; 另一次是从占西到克久拉霍,公路之侧一辆漂亮的旅游大巴侧翻着,车窗玻璃碎了一地…… 印度交通事故频发,还在于司机驾车速度过快。我的亲身经历: 在瓦格纳西,我想出去买瓶矿泉水。马路上各种车辆飞奔,交通相当混乱。我“识相”地尽量靠边。在转弯角,车特别的多,我几乎是贴着墙壁走。这时一辆轿车飞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几乎擦到我的身体。我大喊了一声。那辆轿车根本不予理会。这时我身后的一位老人笑道:“India!”意思是说,这就是印度! 正因为这样,在印度的街头,我总是格外的小心。

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为公路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。据统计,在印度每6分半钟公路上就有一个人因车祸死亡,而死亡者中以行人居多。印度全年的车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8万人。2008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飚升至11.8万人,被称为“公路死亡之国”。 眼见为实,我就亲眼两次看见印度的交通事故: 一次是从新德里前往斋浦尔,车速慢了下来,甚至发生堵车。当轿车从一辆四轮朝天的大卡车旁边缓缓驶过时,我明白发生了交通事故; 另一次是从占西到克久拉霍,公路之侧一辆漂亮的旅游大巴侧翻着,车窗玻璃碎了一地…… 印度交通事故频发,还在于司机驾车速度过快。我的亲身经历: 在瓦格纳西,我想出去买瓶矿泉水。马路上各种车辆飞奔,交通相当混乱。我“识相”地尽量靠边。在转弯角,车特别的多,我几乎是贴着墙壁走。这时一辆轿车飞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几乎擦到我的身体。我大喊了一声。那辆轿车根本不予理会。这时我身后的一位老人笑道:“India!”意思是说,这就是印度! 正因为这样,在印度的街头,我总是格外的小心。

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
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
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 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春节将至,眼下处于春运大忙时刻,我不由得记起2011年在印度所见到的混乱的交通。 我在到达印度占西之后,一位中年司机在火车站迎接我,他驾驶的是一辆日本丰田轿车。我乘坐这辆轿车前往克久拉霍。 这段公路并非高速公路,也就是所谓的“邦级公路”,路面窄而不平。由于路况差,相当颠簸,幸亏那辆日本丰田轿车座位高而宽敞。这位中年司机是占西本地人,对这里非常熟悉。他言语不多,驾驶认真。由于“邦级公路”远比“国家公路”差,所以车速不高,行驶了4个多小时,才到达克久拉霍。 不过,这次沿途不时通过一个个小村镇,车窗外的景象如同一幅长长的展现印度底层生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沿途我常看见印度妇女在一上一下用手扳动抽水唧筒的铁把手,汲上来的地下水,哗哗地流进塑料桶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,飞驶而过的通常是摩托车,车速往往高于轿车。摩托车东拐西弯,有空就钻。印度的摩托车,以“HERO HONDA”最多。摩托车往往是“全家车”,前面的驾驶者是丈夫,后座上的“乘客”是妻子,中间“夹”着2个以至3个孩子。也有的摩托车是“情侣车”,只夫妻两人。这时后座上的“乘客”往往披着一条长长的色彩非常艳丽的丝巾,从头披到脚。丝巾或者大红,或者大绿,或者鲜黄,或者艳蓝,有的夹了金丝,在阳光下非常夺目,成为风沙弥漫的“邦级公路”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 除了摩托车之外,三轮的“蹦蹦车”是“邦级公路”上主要的交通工具。不过这里的“蹦蹦车”跟新德里相比,有一不同。新德里的“蹦蹦车”毕竟要照顾首都的面子,充其量坐两、三个人,这里的“蹦蹦车”竟然像杂技表演似的“塞”进十来个人!在“蹦蹦车”的车尾,特地焊上一条结实的铁条,那上面往往站着三、四个人。我沿途所见的“蹦蹦车”,

 

为公路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。据统计,在印度每6分半钟公路上就有一个人因车祸死亡,而死亡者中以行人居多。印度全年的车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8万人。2008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飚升至11.8万人,被称为“公路死亡之国”。 眼见为实,我就亲眼两次看见印度的交通事故: 一次是从新德里前往斋浦尔,车速慢了下来,甚至发生堵车。当轿车从一辆四轮朝天的大卡车旁边缓缓驶过时,我明白发生了交通事故; 另一次是从占西到克久拉霍,公路之侧一辆漂亮的旅游大巴侧翻着,车窗玻璃碎了一地…… 印度交通事故频发,还在于司机驾车速度过快。我的亲身经历: 在瓦格纳西,我想出去买瓶矿泉水。马路上各种车辆飞奔,交通相当混乱。我“识相”地尽量靠边。在转弯角,车特别的多,我几乎是贴着墙壁走。这时一辆轿车飞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几乎擦到我的身体。我大喊了一声。那辆轿车根本不予理会。这时我身后的一位老人笑道:“India!”意思是说,这就是印度! 正因为这样,在印度的街头,我总是格外的小心。 春节将至,眼下处于春运大忙时刻,我不由得记起2011年在印度所见到的混乱的交通。

几乎每一辆都是“塞”爆了的,那种超载真叫人见了捏了一把汗,而他们看见我在拍照反而笑逐颜开,乐不可支。在这里,这样的超员超载,早已经是司空见惯,见怪不怪了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驶过公共汽车,没有一辆是关上车门的。只要车速慢下来,乘客可以随时上下。即使到了站,公共汽车经常只是放慢了行驶速度,乘客往往是在公共汽车的滑行中上下车,乘客们都练就了跳下车后顺着惯性朝前跑几步的功夫。没有这种功夫的外国乘客,往往会在下车时摔交。倘若在中国,公共汽车司机在行驶中不关门,早就下岗了。可是,这已经成了印度的“惯例”,甚至在首都新德里也是如此!我拍到好多辆在行驶中不关门的公共汽车的照片。 印度的公共汽车后上前下,售票员坐在后门的靠左边,乘客从后门上车,先买票,然后向前移动,到站时从前门下车。 最使我惊讶的是,好几次我遭遇迎面驶来的长途公共汽车顶上,坐着好多乘客!在经过一个小镇时,我见到好多位乘客正沿着一辆长途公共汽车后面的铁扶梯往上攀爬,以爬上车顶。据说印度火车车顶上可以载人,可惜我未能拍到那样惊人的画面。 在经过小镇的时候,行人乱穿公路,牛在公路上大摇大摆,“目中无车”,司机对着牛猛摁喇叭,照样“置若罔闻”!骡车、驴车、马车、牛车、骆驼车、人力车、三轮车以及羊群,同样在公路上“自由行”,横冲直撞,热闹非凡。 在从占西到克久拉霍的4个多小时的车程之中,我没有看见一位交通警察。印度的公路交通的混乱,世所罕见。 从占西到克久拉霍是“邦级公路”,并非高速公路,可是在进入克久拉霍时,司机下车去交钱。我问司机交什么钱?他说,从一个城市进入另一个城市,按照印度的规矩要交钱,这钱类似于中国往日的“买路钱”。我问交多少?他说200卢比,远比高速公路上的收费高! 公路交通的混乱,使印度“夺得”一个世界第一,成

我在到达印度占西之后,一位中年司机在火车站迎接我,他驾驶的是一辆日本丰田轿车。我乘坐这辆轿车前往克久拉霍。

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春节将至,眼下处于春运大忙时刻,我不由得记起2011年在印度所见到的混乱的交通。 我在到达印度占西之后,一位中年司机在火车站迎接我,他驾驶的是一辆日本丰田轿车。我乘坐这辆轿车前往克久拉霍。 这段公路并非高速公路,也就是所谓的“邦级公路”,路面窄而不平。由于路况差,相当颠簸,幸亏那辆日本丰田轿车座位高而宽敞。这位中年司机是占西本地人,对这里非常熟悉。他言语不多,驾驶认真。由于“邦级公路”远比“国家公路”差,所以车速不高,行驶了4个多小时,才到达克久拉霍。 不过,这次沿途不时通过一个个小村镇,车窗外的景象如同一幅长长的展现印度底层生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沿途我常看见印度妇女在一上一下用手扳动抽水唧筒的铁把手,汲上来的地下水,哗哗地流进塑料桶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,飞驶而过的通常是摩托车,车速往往高于轿车。摩托车东拐西弯,有空就钻。印度的摩托车,以“HERO HONDA”最多。摩托车往往是“全家车”,前面的驾驶者是丈夫,后座上的“乘客”是妻子,中间“夹”着2个以至3个孩子。也有的摩托车是“情侣车”,只夫妻两人。这时后座上的“乘客”往往披着一条长长的色彩非常艳丽的丝巾,从头披到脚。丝巾或者大红,或者大绿,或者鲜黄,或者艳蓝,有的夹了金丝,在阳光下非常夺目,成为风沙弥漫的“邦级公路”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 除了摩托车之外,三轮的“蹦蹦车”是“邦级公路”上主要的交通工具。不过这里的“蹦蹦车”跟新德里相比,有一不同。新德里的“蹦蹦车”毕竟要照顾首都的面子,充其量坐两、三个人,这里的“蹦蹦车”竟然像杂技表演似的“塞”进十来个人!在“蹦蹦车”的车尾,特地焊上一条结实的铁条,那上面往往站着三、四个人。我沿途所见的“蹦蹦车”, 这段公路并非高速公路,也就是所谓的“邦级公路”,路面窄而不平。由于路况差,相当颠簸,幸亏那辆日本丰田轿车座位高而宽敞。这位中年司机是占西本地人,对这里非常熟悉。他言语不多,驾驶认真。由于“邦级公路”远比“国家公路”差,所以车速不高,行驶了4个多小时,才到达克久拉霍。

为公路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。据统计,在印度每6分半钟公路上就有一个人因车祸死亡,而死亡者中以行人居多。印度全年的车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8万人。2008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飚升至11.8万人,被称为“公路死亡之国”。 眼见为实,我就亲眼两次看见印度的交通事故: 一次是从新德里前往斋浦尔,车速慢了下来,甚至发生堵车。当轿车从一辆四轮朝天的大卡车旁边缓缓驶过时,我明白发生了交通事故; 另一次是从占西到克久拉霍,公路之侧一辆漂亮的旅游大巴侧翻着,车窗玻璃碎了一地…… 印度交通事故频发,还在于司机驾车速度过快。我的亲身经历: 在瓦格纳西,我想出去买瓶矿泉水。马路上各种车辆飞奔,交通相当混乱。我“识相”地尽量靠边。在转弯角,车特别的多,我几乎是贴着墙壁走。这时一辆轿车飞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几乎擦到我的身体。我大喊了一声。那辆轿车根本不予理会。这时我身后的一位老人笑道:“India!”意思是说,这就是印度! 正因为这样,在印度的街头,我总是格外的小心。

不过,这次沿途不时通过一个个小村镇,车窗外的景象如同一幅长长的展现印度底层生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沿途我常看见印度妇女在一上一下用手扳动抽水唧筒的铁把手,汲上来的地下水,哗哗地流进塑料桶。

为公路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。据统计,在印度每6分半钟公路上就有一个人因车祸死亡,而死亡者中以行人居多。印度全年的车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8万人。2008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飚升至11.8万人,被称为“公路死亡之国”。 眼见为实,我就亲眼两次看见印度的交通事故: 一次是从新德里前往斋浦尔,车速慢了下来,甚至发生堵车。当轿车从一辆四轮朝天的大卡车旁边缓缓驶过时,我明白发生了交通事故; 另一次是从占西到克久拉霍,公路之侧一辆漂亮的旅游大巴侧翻着,车窗玻璃碎了一地…… 印度交通事故频发,还在于司机驾车速度过快。我的亲身经历: 在瓦格纳西,我想出去买瓶矿泉水。马路上各种车辆飞奔,交通相当混乱。我“识相”地尽量靠边。在转弯角,车特别的多,我几乎是贴着墙壁走。这时一辆轿车飞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几乎擦到我的身体。我大喊了一声。那辆轿车根本不予理会。这时我身后的一位老人笑道:“India!”意思是说,这就是印度! 正因为这样,在印度的街头,我总是格外的小心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,飞驶而过的通常是摩托车,车速往往高于轿车。摩托车东拐西弯,有空就钻。印度的摩托车,以“HERO HONDA”最多。摩托车往往是“全家车”,前面的驾驶者是丈夫,后座上的“乘客”是妻子,中间“夹”着2个以至3 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春节将至,眼下处于春运大忙时刻,我不由得记起2011年在印度所见到的混乱的交通。 我在到达印度占西之后,一位中年司机在火车站迎接我,他驾驶的是一辆日本丰田轿车。我乘坐这辆轿车前往克久拉霍。 这段公路并非高速公路,也就是所谓的“邦级公路”,路面窄而不平。由于路况差,相当颠簸,幸亏那辆日本丰田轿车座位高而宽敞。这位中年司机是占西本地人,对这里非常熟悉。他言语不多,驾驶认真。由于“邦级公路”远比“国家公路”差,所以车速不高,行驶了4个多小时,才到达克久拉霍。 不过,这次沿途不时通过一个个小村镇,车窗外的景象如同一幅长长的展现印度底层生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沿途我常看见印度妇女在一上一下用手扳动抽水唧筒的铁把手,汲上来的地下水,哗哗地流进塑料桶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,飞驶而过的通常是摩托车,车速往往高于轿车。摩托车东拐西弯,有空就钻。印度的摩托车,以“HERO HONDA”最多。摩托车往往是“全家车”,前面的驾驶者是丈夫,后座上的“乘客”是妻子,中间“夹”着2个以至3个孩子。也有的摩托车是“情侣车”,只夫妻两人。这时后座上的“乘客”往往披着一条长长的色彩非常艳丽的丝巾,从头披到脚。丝巾或者大红,或者大绿,或者鲜黄,或者艳蓝,有的夹了金丝,在阳光下非常夺目,成为风沙弥漫的“邦级公路”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 除了摩托车之外,三轮的“蹦蹦车”是“邦级公路”上主要的交通工具。不过这里的“蹦蹦车”跟新德里相比,有一不同。新德里的“蹦蹦车”毕竟要照顾首都的面子,充其量坐两、三个人,这里的“蹦蹦车”竟然像杂技表演似的“塞”进十来个人!在“蹦蹦车”的车尾,特地焊上一条结实的铁条,那上面往往站着三、四个人。我沿途所见的“蹦蹦车”,个孩子。也有的摩托车是“情侣车”,只夫妻两人。这时后座上的“乘客”往往披着一条长长的色彩非常艳丽的丝巾,从头披到脚。丝巾或者大红,或者大绿,或者鲜黄,或者艳蓝,有的夹了金丝,在阳光下非常夺目,成为风沙弥漫的“邦级公路”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除了摩托车之外,三轮的“蹦蹦车”是“邦级公路”上主要的交通工具。不过这里的“蹦蹦车”跟新德里相比,有一不同。新德里的“蹦蹦车”毕竟要照顾首都的面子,充其量坐两、三个人,这里的“蹦蹦车”竟然像杂技表演似的“塞”进十来个人!在“蹦蹦车”的车尾,特地焊上一条结实的铁条,那上面往往站着三、四个人。我沿途所见的“蹦蹦车”,几乎每一辆都是“塞”爆了的,那种超载真叫人见了捏了一把汗,而他们看见我在拍照反而笑逐颜开,乐不可支。在这里,这样的超员超载,早已经是司空见惯,见怪不怪了。

在“邦级公路”上驶过公共汽车,没有一辆是关上车门的。只要车速慢下来,乘客可以随时上下。即使到了站,公共汽车经常只是放慢了行驶速度,乘客往往是在公共汽车的滑行中上下车,乘客们都练就了跳下车后顺着惯性朝前跑几步的功夫。没有这种功夫的外国乘客,往往会在下车时摔交。倘若在中国,公共汽车司机在行驶中不关门,早就下岗了。可是,这已经成了印度的“惯例”,甚至在首都新德里也是如此!我拍到好多辆在行驶中不关门的公共汽车的照片。

印度的公共汽车后上前下,售票员坐在后门的靠左边,乘客从后门上车,先买票,然后向前移动,到站时从前门下车。

最使我惊讶的是,好几次我遭遇迎面驶来的长途公共汽车顶上,坐着好多乘客!在经过一个小镇时,我见到好多位乘客正沿着一辆长途公共汽车后面的铁扶梯往上攀爬,以爬上车顶。据说印度火车车顶上可以载人,可惜我未能拍到那样惊人的画面。

为公路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。据统计,在印度每6分半钟公路上就有一个人因车祸死亡,而死亡者中以行人居多。印度全年的车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8万人。2008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飚升至11.8万人,被称为“公路死亡之国”。 眼见为实,我就亲眼两次看见印度的交通事故: 一次是从新德里前往斋浦尔,车速慢了下来,甚至发生堵车。当轿车从一辆四轮朝天的大卡车旁边缓缓驶过时,我明白发生了交通事故; 另一次是从占西到克久拉霍,公路之侧一辆漂亮的旅游大巴侧翻着,车窗玻璃碎了一地…… 印度交通事故频发,还在于司机驾车速度过快。我的亲身经历: 在瓦格纳西,我想出去买瓶矿泉水。马路上各种车辆飞奔,交通相当混乱。我“识相”地尽量靠边。在转弯角,车特别的多,我几乎是贴着墙壁走。这时一辆轿车飞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几乎擦到我的身体。我大喊了一声。那辆轿车根本不予理会。这时我身后的一位老人笑道:“India!”意思是说,这就是印度! 正因为这样,在印度的街头,我总是格外的小心。

在经过小镇的时候,行人乱穿公路,牛在公路上大摇大摆,“目中无车”,司机对着牛猛摁喇叭,照样“置若罔闻”!骡车、驴车、马车、牛车、骆驼车、人力车、三轮车以及羊群,同样在公路上“自由行”,横冲直撞,热闹非凡。

几乎每一辆都是“塞”爆了的,那种超载真叫人见了捏了一把汗,而他们看见我在拍照反而笑逐颜开,乐不可支。在这里,这样的超员超载,早已经是司空见惯,见怪不怪了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驶过公共汽车,没有一辆是关上车门的。只要车速慢下来,乘客可以随时上下。即使到了站,公共汽车经常只是放慢了行驶速度,乘客往往是在公共汽车的滑行中上下车,乘客们都练就了跳下车后顺着惯性朝前跑几步的功夫。没有这种功夫的外国乘客,往往会在下车时摔交。倘若在中国,公共汽车司机在行驶中不关门,早就下岗了。可是,这已经成了印度的“惯例”,甚至在首都新德里也是如此!我拍到好多辆在行驶中不关门的公共汽车的照片。 印度的公共汽车后上前下,售票员坐在后门的靠左边,乘客从后门上车,先买票,然后向前移动,到站时从前门下车。 最使我惊讶的是,好几次我遭遇迎面驶来的长途公共汽车顶上,坐着好多乘客!在经过一个小镇时,我见到好多位乘客正沿着一辆长途公共汽车后面的铁扶梯往上攀爬,以爬上车顶。据说印度火车车顶上可以载人,可惜我未能拍到那样惊人的画面。 在经过小镇的时候,行人乱穿公路,牛在公路上大摇大摆,“目中无车”,司机对着牛猛摁喇叭,照样“置若罔闻”!骡车、驴车、马车、牛车、骆驼车、人力车、三轮车以及羊群,同样在公路上“自由行”,横冲直撞,热闹非凡。 在从占西到克久拉霍的4个多小时的车程之中,我没有看见一位交通警察。印度的公路交通的混乱,世所罕见。 从占西到克久拉霍是“邦级公路”,并非高速公路,可是在进入克久拉霍时,司机下车去交钱。我问司机交什么钱?他说,从一个城市进入另一个城市,按照印度的规矩要交钱,这钱类似于中国往日的“买路钱”。我问交多少?他说200卢比,远比高速公路上的收费高! 公路交通的混乱,使印度“夺得”一个世界第一,成 在从占西到克久拉霍的4个多小时的车程之中,我没有看见一位交通警察。印度的公路交通的混乱,世所罕见。

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春节将至,眼下处于春运大忙时刻,我不由得记起2011年在印度所见到的混乱的交通。 我在到达印度占西之后,一位中年司机在火车站迎接我,他驾驶的是一辆日本丰田轿车。我乘坐这辆轿车前往克久拉霍。 这段公路并非高速公路,也就是所谓的“邦级公路”,路面窄而不平。由于路况差,相当颠簸,幸亏那辆日本丰田轿车座位高而宽敞。这位中年司机是占西本地人,对这里非常熟悉。他言语不多,驾驶认真。由于“邦级公路”远比“国家公路”差,所以车速不高,行驶了4个多小时,才到达克久拉霍。 不过,这次沿途不时通过一个个小村镇,车窗外的景象如同一幅长长的展现印度底层生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沿途我常看见印度妇女在一上一下用手扳动抽水唧筒的铁把手,汲上来的地下水,哗哗地流进塑料桶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,飞驶而过的通常是摩托车,车速往往高于轿车。摩托车东拐西弯,有空就钻。印度的摩托车,以“HERO HONDA”最多。摩托车往往是“全家车”,前面的驾驶者是丈夫,后座上的“乘客”是妻子,中间“夹”着2个以至3个孩子。也有的摩托车是“情侣车”,只夫妻两人。这时后座上的“乘客”往往披着一条长长的色彩非常艳丽的丝巾,从头披到脚。丝巾或者大红,或者大绿,或者鲜黄,或者艳蓝,有的夹了金丝,在阳光下非常夺目,成为风沙弥漫的“邦级公路”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 除了摩托车之外,三轮的“蹦蹦车”是“邦级公路”上主要的交通工具。不过这里的“蹦蹦车”跟新德里相比,有一不同。新德里的“蹦蹦车”毕竟要照顾首都的面子,充其量坐两、三个人,这里的“蹦蹦车”竟然像杂技表演似的“塞”进十来个人!在“蹦蹦车”的车尾,特地焊上一条结实的铁条,那上面往往站着三、四个人。我沿途所见的“蹦蹦车”,

 几乎每一辆都是“塞”爆了的,那种超载真叫人见了捏了一把汗,而他们看见我在拍照反而笑逐颜开,乐不可支。在这里,这样的超员超载,早已经是司空见惯,见怪不怪了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驶过公共汽车,没有一辆是关上车门的。只要车速慢下来,乘客可以随时上下。即使到了站,公共汽车经常只是放慢了行驶速度,乘客往往是在公共汽车的滑行中上下车,乘客们都练就了跳下车后顺着惯性朝前跑几步的功夫。没有这种功夫的外国乘客,往往会在下车时摔交。倘若在中国,公共汽车司机在行驶中不关门,早就下岗了。可是,这已经成了印度的“惯例”,甚至在首都新德里也是如此!我拍到好多辆在行驶中不关门的公共汽车的照片。 印度的公共汽车后上前下,售票员坐在后门的靠左边,乘客从后门上车,先买票,然后向前移动,到站时从前门下车。 最使我惊讶的是,好几次我遭遇迎面驶来的长途公共汽车顶上,坐着好多乘客!在经过一个小镇时,我见到好多位乘客正沿着一辆长途公共汽车后面的铁扶梯往上攀爬,以爬上车顶。据说印度火车车顶上可以载人,可惜我未能拍到那样惊人的画面。 在经过小镇的时候,行人乱穿公路,牛在公路上大摇大摆,“目中无车”,司机对着牛猛摁喇叭,照样“置若罔闻”!骡车、驴车、马车、牛车、骆驼车、人力车、三轮车以及羊群,同样在公路上“自由行”,横冲直撞,热闹非凡。 在从占西到克久拉霍的4个多小时的车程之中,我没有看见一位交通警察。印度的公路交通的混乱,世所罕见。 从占西到克久拉霍是“邦级公路”,并非高速公路,可是在进入克久拉霍时,司机下车去交钱。我问司机交什么钱?他说,从一个城市进入另一个城市,按照印度的规矩要交钱,这钱类似于中国往日的“买路钱”。我问交多少?他说200卢比,远比高速公路上的收费高! 公路交通的混乱,使印度“夺得”一个世界第一,成从占西到克久拉霍是“邦级公路”,并非高速公路,可是在进入克久拉霍时,司机下车去交钱。我问司机交什么钱?他说,从一个城市进入另一个城市,按照印度的规矩要交钱,这钱类似于中国往日的“买路钱”。我问交多少?他说200卢比,远比高速公路上的收费高!

几乎每一辆都是“塞”爆了的,那种超载真叫人见了捏了一把汗,而他们看见我在拍照反而笑逐颜开,乐不可支。在这里,这样的超员超载,早已经是司空见惯,见怪不怪了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驶过公共汽车,没有一辆是关上车门的。只要车速慢下来,乘客可以随时上下。即使到了站,公共汽车经常只是放慢了行驶速度,乘客往往是在公共汽车的滑行中上下车,乘客们都练就了跳下车后顺着惯性朝前跑几步的功夫。没有这种功夫的外国乘客,往往会在下车时摔交。倘若在中国,公共汽车司机在行驶中不关门,早就下岗了。可是,这已经成了印度的“惯例”,甚至在首都新德里也是如此!我拍到好多辆在行驶中不关门的公共汽车的照片。 印度的公共汽车后上前下,售票员坐在后门的靠左边,乘客从后门上车,先买票,然后向前移动,到站时从前门下车。 最使我惊讶的是,好几次我遭遇迎面驶来的长途公共汽车顶上,坐着好多乘客!在经过一个小镇时,我见到好多位乘客正沿着一辆长途公共汽车后面的铁扶梯往上攀爬,以爬上车顶。据说印度火车车顶上可以载人,可惜我未能拍到那样惊人的画面。 在经过小镇的时候,行人乱穿公路,牛在公路上大摇大摆,“目中无车”,司机对着牛猛摁喇叭,照样“置若罔闻”!骡车、驴车、马车、牛车、骆驼车、人力车、三轮车以及羊群,同样在公路上“自由行”,横冲直撞,热闹非凡。 在从占西到克久拉霍的4个多小时的车程之中,我没有看见一位交通警察。印度的公路交通的混乱,世所罕见。 从占西到克久拉霍是“邦级公路”,并非高速公路,可是在进入克久拉霍时,司机下车去交钱。我问司机交什么钱?他说,从一个城市进入另一个城市,按照印度的规矩要交钱,这钱类似于中国往日的“买路钱”。我问交多少?他说200卢比,远比高速公路上的收费高! 公路交通的混乱,使印度“夺得”一个世界第一,成

公路交通的混乱,使印度“夺得”一个世界第一,成为公路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。据统计,在印度每6分半钟公路上就有一个人因车祸死亡,而死亡者中以行人居多。印度全年的车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8 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春节将至,眼下处于春运大忙时刻,我不由得记起2011年在印度所见到的混乱的交通。 我在到达印度占西之后,一位中年司机在火车站迎接我,他驾驶的是一辆日本丰田轿车。我乘坐这辆轿车前往克久拉霍。 这段公路并非高速公路,也就是所谓的“邦级公路”,路面窄而不平。由于路况差,相当颠簸,幸亏那辆日本丰田轿车座位高而宽敞。这位中年司机是占西本地人,对这里非常熟悉。他言语不多,驾驶认真。由于“邦级公路”远比“国家公路”差,所以车速不高,行驶了4个多小时,才到达克久拉霍。 不过,这次沿途不时通过一个个小村镇,车窗外的景象如同一幅长长的展现印度底层生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沿途我常看见印度妇女在一上一下用手扳动抽水唧筒的铁把手,汲上来的地下水,哗哗地流进塑料桶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,飞驶而过的通常是摩托车,车速往往高于轿车。摩托车东拐西弯,有空就钻。印度的摩托车,以“HERO HONDA”最多。摩托车往往是“全家车”,前面的驾驶者是丈夫,后座上的“乘客”是妻子,中间“夹”着2个以至3个孩子。也有的摩托车是“情侣车”,只夫妻两人。这时后座上的“乘客”往往披着一条长长的色彩非常艳丽的丝巾,从头披到脚。丝巾或者大红,或者大绿,或者鲜黄,或者艳蓝,有的夹了金丝,在阳光下非常夺目,成为风沙弥漫的“邦级公路”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 除了摩托车之外,三轮的“蹦蹦车”是“邦级公路”上主要的交通工具。不过这里的“蹦蹦车”跟新德里相比,有一不同。新德里的“蹦蹦车”毕竟要照顾首都的面子,充其量坐两、三个人,这里的“蹦蹦车”竟然像杂技表演似的“塞”进十来个人!在“蹦蹦车”的车尾,特地焊上一条结实的铁条,那上面往往站着三、四个人。我沿途所见的“蹦蹦车”,万人。2008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飚升至11.8万人,被称为“公路死亡之国”。

几乎每一辆都是“塞”爆了的,那种超载真叫人见了捏了一把汗,而他们看见我在拍照反而笑逐颜开,乐不可支。在这里,这样的超员超载,早已经是司空见惯,见怪不怪了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驶过公共汽车,没有一辆是关上车门的。只要车速慢下来,乘客可以随时上下。即使到了站,公共汽车经常只是放慢了行驶速度,乘客往往是在公共汽车的滑行中上下车,乘客们都练就了跳下车后顺着惯性朝前跑几步的功夫。没有这种功夫的外国乘客,往往会在下车时摔交。倘若在中国,公共汽车司机在行驶中不关门,早就下岗了。可是,这已经成了印度的“惯例”,甚至在首都新德里也是如此!我拍到好多辆在行驶中不关门的公共汽车的照片。 印度的公共汽车后上前下,售票员坐在后门的靠左边,乘客从后门上车,先买票,然后向前移动,到站时从前门下车。 最使我惊讶的是,好几次我遭遇迎面驶来的长途公共汽车顶上,坐着好多乘客!在经过一个小镇时,我见到好多位乘客正沿着一辆长途公共汽车后面的铁扶梯往上攀爬,以爬上车顶。据说印度火车车顶上可以载人,可惜我未能拍到那样惊人的画面。 在经过小镇的时候,行人乱穿公路,牛在公路上大摇大摆,“目中无车”,司机对着牛猛摁喇叭,照样“置若罔闻”!骡车、驴车、马车、牛车、骆驼车、人力车、三轮车以及羊群,同样在公路上“自由行”,横冲直撞,热闹非凡。 在从占西到克久拉霍的4个多小时的车程之中,我没有看见一位交通警察。印度的公路交通的混乱,世所罕见。 从占西到克久拉霍是“邦级公路”,并非高速公路,可是在进入克久拉霍时,司机下车去交钱。我问司机交什么钱?他说,从一个城市进入另一个城市,按照印度的规矩要交钱,这钱类似于中国往日的“买路钱”。我问交多少?他说200卢比,远比高速公路上的收费高! 公路交通的混乱,使印度“夺得”一个世界第一,成 眼见为实,我就亲眼两次看见印度的交通事故:

一次是从新德里前往斋浦尔,车速慢了下来,甚至发生堵车。当轿车从一辆四轮朝天的大卡车旁边缓缓驶过时,我明白发生了交通事故;

叶永烈:印度混乱的交通世所罕见 春节将至,眼下处于春运大忙时刻,我不由得记起2011年在印度所见到的混乱的交通。 我在到达印度占西之后,一位中年司机在火车站迎接我,他驾驶的是一辆日本丰田轿车。我乘坐这辆轿车前往克久拉霍。 这段公路并非高速公路,也就是所谓的“邦级公路”,路面窄而不平。由于路况差,相当颠簸,幸亏那辆日本丰田轿车座位高而宽敞。这位中年司机是占西本地人,对这里非常熟悉。他言语不多,驾驶认真。由于“邦级公路”远比“国家公路”差,所以车速不高,行驶了4个多小时,才到达克久拉霍。 不过,这次沿途不时通过一个个小村镇,车窗外的景象如同一幅长长的展现印度底层生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沿途我常看见印度妇女在一上一下用手扳动抽水唧筒的铁把手,汲上来的地下水,哗哗地流进塑料桶。 在“邦级公路”上,飞驶而过的通常是摩托车,车速往往高于轿车。摩托车东拐西弯,有空就钻。印度的摩托车,以“HERO HONDA”最多。摩托车往往是“全家车”,前面的驾驶者是丈夫,后座上的“乘客”是妻子,中间“夹”着2个以至3个孩子。也有的摩托车是“情侣车”,只夫妻两人。这时后座上的“乘客”往往披着一条长长的色彩非常艳丽的丝巾,从头披到脚。丝巾或者大红,或者大绿,或者鲜黄,或者艳蓝,有的夹了金丝,在阳光下非常夺目,成为风沙弥漫的“邦级公路”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 除了摩托车之外,三轮的“蹦蹦车”是“邦级公路”上主要的交通工具。不过这里的“蹦蹦车”跟新德里相比,有一不同。新德里的“蹦蹦车”毕竟要照顾首都的面子,充其量坐两、三个人,这里的“蹦蹦车”竟然像杂技表演似的“塞”进十来个人!在“蹦蹦车”的车尾,特地焊上一条结实的铁条,那上面往往站着三、四个人。我沿途所见的“蹦蹦车”,

另一次是从占西到克久拉霍,公路之侧一辆漂亮的旅游大巴侧翻着,车窗玻璃碎了一地……

为公路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。据统计,在印度每6分半钟公路上就有一个人因车祸死亡,而死亡者中以行人居多。印度全年的车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8万人。2008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飚升至11.8万人,被称为“公路死亡之国”。 眼见为实,我就亲眼两次看见印度的交通事故: 一次是从新德里前往斋浦尔,车速慢了下来,甚至发生堵车。当轿车从一辆四轮朝天的大卡车旁边缓缓驶过时,我明白发生了交通事故; 另一次是从占西到克久拉霍,公路之侧一辆漂亮的旅游大巴侧翻着,车窗玻璃碎了一地…… 印度交通事故频发,还在于司机驾车速度过快。我的亲身经历: 在瓦格纳西,我想出去买瓶矿泉水。马路上各种车辆飞奔,交通相当混乱。我“识相”地尽量靠边。在转弯角,车特别的多,我几乎是贴着墙壁走。这时一辆轿车飞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几乎擦到我的身体。我大喊了一声。那辆轿车根本不予理会。这时我身后的一位老人笑道:“India!”意思是说,这就是印度! 正因为这样,在印度的街头,我总是格外的小心。 印度交通事故频发,还在于司机驾车速度过快。我的亲身经历:

在瓦格纳西,我想出去买瓶矿泉水。马路上各种车辆飞奔,交通相当混乱。我“识相”地尽量靠边。在转弯角,车特别的多,我几乎是贴着墙壁走。这时一辆轿车飞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几乎擦到我的身体。我大喊了一声。那辆轿车根本不予理会。这时我身后的一位老人笑道:“为公路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。据统计,在印度每6分半钟公路上就有一个人因车祸死亡,而死亡者中以行人居多。印度全年的车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8万人。2008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飚升至11.8万人,被称为“公路死亡之国”。 眼见为实,我就亲眼两次看见印度的交通事故: 一次是从新德里前往斋浦尔,车速慢了下来,甚至发生堵车。当轿车从一辆四轮朝天的大卡车旁边缓缓驶过时,我明白发生了交通事故; 另一次是从占西到克久拉霍,公路之侧一辆漂亮的旅游大巴侧翻着,车窗玻璃碎了一地…… 印度交通事故频发,还在于司机驾车速度过快。我的亲身经历: 在瓦格纳西,我想出去买瓶矿泉水。马路上各种车辆飞奔,交通相当混乱。我“识相”地尽量靠边。在转弯角,车特别的多,我几乎是贴着墙壁走。这时一辆轿车飞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几乎擦到我的身体。我大喊了一声。那辆轿车根本不予理会。这时我身后的一位老人笑道:“India!”意思是说,这就是印度! 正因为这样,在印度的街头,我总是格外的小心。India!”意思是说,这就是印度!

正因为这样,在印度的街头,我总是格外的小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